電話咨詢:400-878-5072

下篇 | 當你思考2016產品與設計創新時,無法避開10個趨勢

2016-01-15

 我們熟知的App會消失,奢侈品將走向大眾市場,VR將獨領風騷。2016年,世界將被這些設計和科技方面的趨勢塑造。        


                                  趨勢六:政府將利用數字技術來提高為公眾服務的能力


技術人員開始帶著學識和熱情進入基層政府部門工作。未來,技術也將被用來為人民服務。更重要的是,技術將為公民身份帶來新的意義。在世界各國,我們已經看到了許多這樣的努力。比如在英國,“政府數字服務”團隊在10周內設計、構建并上線了英國政府官網gov.uk;在華盛頓,美國數字服務部門確立目標:任何項目啟動3個月內必須發布可以運行的最簡版產品。同時,英美兩國政府的數字部門都出臺了比許多企業都更加簡潔、精致的數字產品設計條例。

 

在個人公民層面,數字技術也開始應用于公益。在最近的敘利亞難民危機中,柏林的“歡迎難民”網站打造出“難民的Airbnb”,幫助了來自敘利亞、阿富汗、布基納法索、馬里、尼日利亞、馬吉斯坦和索馬里的眾多難民。目前,已經有26名德國人通過網站在自己家中為難民安排住宿。而移動App Mobile Justice則開始關注美國有色人種與警察之間的沖突,這一現象也是社交網絡上#BlackLivesMatter運動興起的背景。這款App的功能其實很簡單,就是讓用戶科技直接將記錄沖突的視頻發給美國公民自由聯盟,然后由聯盟進行系統分析后決定是否要訴諸法律。


如何應對? 

使用最簡單的語言。政府部門在語言上應盡可能簡潔,并更加專注于產品的內容、結構、導航、分類以及完整性。比如瑞典就有法律規定,政府部門間的信息往來必須在語言簡潔度上符合一定標準。


由外而內的設計。調研可以驅動新設計思路的產生。將整個生態系統納入考慮,并用調研去激發想法,未來的服務設計將在從下幾個問題中體現由外而內的設計思路:生態系統中的人是誰?(公民、中介還是政府工作人員),服務使用途徑是什么?(面對面、在線還是電話), 
每個人都能使用的產品是什么?(軟件、數字工具、印刷材料還是實體物品?)服務的流程是什么?整個系統的表現會如何?
 
提供人性化的服務。有太多的政府服務、職能以及流程都是模糊不清且手續繁瑣。移民、稅務、訴訟、領養服務等等都是公民生活的重要部分,但處理這些事務的經歷往往讓很多人抓狂。因此,對政府來說,將其與公民的互動變得更加人性化也是當務之急。
 


趨勢七:健康是新財富


健康問題再也不是只能由一個閉合的小圈子里的人來解決的復雜問題。有了能夠追蹤人們健身狀況的這類自我監控技術,健康如今已經是我們每個人都能掌控、調整的事情。這使得人們越來越關注防護性措施和積極的行為改變,人們能夠更加及時有效地與專業醫護人員互動,將高成本的健康事故降到最少。


如何應對? 
放手去做。是學Oculus、索尼、OZO還是Samsung Gear?如何著手去做VR產品可能很難決定,但是我們相信,企業大佬都會持這樣的態度:有所行動總比坐以待斃強。谷歌Cardboard的思路就是,提供低成本的初級VR體驗。
 
不要急著成立VR部門。我們都知道,要建立一個能夠囊括產業中所有分支的企業是非常困難的。對于企業來說,面對像VR這樣的新技術,一定要抵制成立專門VR團隊的誘惑。其實,企業可以考慮VR將為整體的企業和個人行為帶來怎樣的幫助,然后建立一個以做服務、但與設備無關的產品團隊。
 
不只是把技術應用于游戲。對企業來說,理解VR對企業和個人的影響是非常重要的。VR會議是不是能提高效率?有了VR技術,出差是不是可以大大減少甚至完全免除?員工是不是可以不到工作場所,卻能夠像親臨工作場所一樣工作?
 


趨勢八:簡潔將是“選擇爆炸”時代的福音


萬事萬物的數字化帶來的,是一個選擇空前膨脹的商品市場。但是如此迅猛的創新速度帶來的后果是,商品的選擇變得無窮無盡。不論是Apple Store里面數以百萬計的App,還是超市里琳瑯滿目的牛奶品牌,我們生活中處處需要做選擇。對于消費者來說,要從如此紛繁的品類中做選擇,確實是件頭疼的事。2016年,品牌需要能夠為消費者的“選擇清單”減負。
 
一些企業已經從簡化選擇中嘗到了甜頭。德國Aldi為了區別于傳統超級市場,顛覆性地采用了一種減少商品種類的經營模式。而一些能夠為用戶自動執行“低思考量”決定的服務,也會受到歡迎。我們已經看到Google Now在朝這個方向努力,而澳大利亞創業公司Pocketbook則是致力于幫助用戶及時付清各種賬單,以免延誤。


如何應對? 
減輕用戶的訂購負擔。要去思考如何免除用戶四處尋找商品的負擔,以及如何向他們推薦他們喜歡卻沒有想到的商品。比如零食訂購網站Graze就是一款能夠為用戶挑選零食的服務。
 
使用多樣化的交互模式。未來,交互也會發生在產品與用戶的手勢或所處環境之間,據此,產品將在用戶有一定需求的時候自動推出服務,而在用戶不需要的時候隱藏起來,這有別于傳統的推送/拉取式交互,因為后者需要用戶人為去做決定。
 
避免過度簡化。一款簡潔到只有最熱門歌曲的音樂類產品,可能不一定討用戶喜歡。這里有一條底線:雖然簡潔是王道,但也不能為了簡潔而犧牲探索發現的樂趣。
 


趨勢九:激勵企業內部的設計創新


2016年,我們將看到企業內部涌現出許多設計靈感。在美國標準普爾股市中上市的公司,平均壽命已經從67年下降到15年。企業的創新壓力前所未有地加重。2014年,全球范圍內有1.6萬億美元的資金用于研發,然而,以個人消費品為例,有85%的產品都以失敗告終。


結果,我們看到越來越多的企業開始直接投資創新孵化器和創新實驗室,把設計和解決問題的流程轉移到公司內部。隨著第一資本收購Adaptive Path,西班牙外換銀行收購Spring Studios,Wipro Digital收購Designit,將設計環節納入公司內部,幾乎已經成了在咨詢和金融行業的準入門檻。為什么?或許是因為,比起從前,區分一家公司是偏重技術還是偏重商業已經越來越困難。設計為主導的創新文化,或許才是維持一個企業可持續發展的關鍵因素,因為比起技術和商業模式,文化模仿起來可要難多了。


如何應對? 
設計流程通力合作。管理層、設計部門和工程部門要達成共識,從理論層面就要開始加強溝通,連接“組織孤島”;企業也要鼓勵合作和共創活動。
 
設計團隊的規模不重要。設計部門的人數當然要視企業自身規模而定,但一般是在30人左右。其實,重要的不是規模,而是成員的多樣化程度。企業要聘用優秀的“變革推動者”,并為他們創造成長的條件,形成良性的企業文化。
 
孤立=失敗。不要讓設計/用戶體驗團隊完全獨立于企業的其他部門,最好是讓設計人員以小團隊的形式分散到企業的各個部門。
 

空間很重要。企業要構建一個有利于設計靈感噴發、創意涌現的工作環境,沒有壁壘的開放空間是最理想的,這樣每個人都能看到團隊的進度。



趨勢十:VR夢已成真


2016年將是VR大爆發之年。不久前,VR還是一項復雜而又價格高昂的技術,只是軍方被用于模擬飛行訓練。而到2016年,索尼、Oculus和三星都會在上半年發布面向個人用戶的虛擬現實產品。

 

當然,VR一定會給游戲行業帶來新思路,不過真正讓我們感興趣的反而是那些我們最意想不到的應用。從教育到旅游到醫療,VR將全方位滲透到我們的工作、娛樂和家庭生活當中。

 

展望未來,有時也要先回顧過去。像增強現實這樣的技術其實比虛擬現實更早進入市場,二維碼也跑在VR大浪之前。產品設計師可能一想到密密麻麻的二維碼就覺得頭皮發麻,但在亞太地區,二維碼的普及程度令人驚訝。這些企業告訴用戶,我們做的確實是增強現實,只不過呈現形式略丑。未來,AR和VR可以融和而創造出全新的體驗嗎?



分享至: